【骸纲】打ち上げ花火

打ち上げ花火

BGM:打上花火
Written by:染君
 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茫然地环顾四周,现在是旧年最后一天的夜晚,本该人满为患的街道上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。不仅没有路人,本该在他身边的妈妈、蓝波、Reborn还有他的伙伴们,如今全都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缓步行走,心里暗自笃定这又是Reborn搞出来的恶作剧。沢田纲吉有些头痛地喊着他们的名字,但就这样走了五、六分钟,也还是一个人影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   不,不对。不仅没有人影,连鸟啼声都听不见,这么大的街区,除了他自己的喊声和步伐声,什么声音都没有。这时候,他才真切地害怕起来,怀疑自己是误入了什么不该进去的地方。毕竟——他想起了之前在墓地里看见的罗密欧——这世界上可能是真的有鬼魂的。


       他打了个冷颤,拉了拉身上的橙色围巾。心里一片慌乱,只敢快步向着家的方向跑去,还注意着放轻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,在拐过最后一个拐角后,他眼前出现的不是熟悉的房门,而是之前的那个不熟悉的街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喂......不会吧......”他觉得自己要哭出来了,“这是Reborn你干的吧......你快点出来啊!”

       他一边忍着眼泪自言自语着,一边向后退着。但在巨大的恐慌之下,他几乎要站不住脚,不出意外地向后跌去。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赶忙闭上眼睛。准备迎接忽如其来的疼痛。


       但没有,他撞在了一具带着体温的身体上。


       “クフフ,你这是打算把你的身体当成新年礼物送给我吗?沢田纲吉。”

       是沢田纲吉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内容,他连忙张开眼睛,对上对方那双红蓝色的异色双眸。

       “骸!”这下沢田纲吉是真的哭出来了,“太好了呜呜呜你也被关在这里了吗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蠢话,沢田纲吉。”六道骸把他从自己身上提起来,“彩虹之子他们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擦干眼泪,说:“大家全都不见了,而且这里还有鬼打墙!我刚刚明明是从这条路走出去的,结果又绕了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“其他人都不见了?クフフフ,那这是个和你定下契约的好机会啊。”六道骸这么说着,环顾着四周的景象。沢田纲吉听到熟悉的发言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害怕,可能是因为,比起说着这种话的骸,现在空寂的周围更令人恐惧吧。他这么想着,不自觉看向对方那只,仿佛真的看见了什么的红色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六道骸回过头,看见沢田纲吉紧紧盯着他的模样,挑着眉头开口道:“怎么,彭格列十世居然害怕幽灵?”

       说完,他也没有理会吓得发抖的彭格列十世,而是自言自语到:“不过......这里的确有什么你看不见的东西存在。”
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抖得更厉害了。


       “跟上来吧。”六道骸向着另一边走去,“跟好了,在这种地方迷路的话,我可没办法救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听言,连忙小跑到六道骸身边,紧跟着他的步子。


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Reborn同他说过无数次,不可以相信六道骸,他还是不自觉地会相信他,包括此时,他也没有从骸那里感受到真正令他恐慌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为什么呢?他不自觉看向骸的眼睛。从他现在的角度只能看见对方深蓝色的眸子,不看见另外那只眼睛的时候,骸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曾经被复仇者羁押的那个、穷凶极恶的罪犯,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、和他同龄的初中生,只不过比他要帅气得多,也要可靠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可能是准备跨年和天气转凉的缘故,骸今天没有穿往日最喜欢穿的黑曜校服,而是换成了普通的黑色外套,里面是一件他没见过的靛青色毛衣,下身是灰黑色的长裤搭上带着银色搭扣的皮鞋。和穿校服的骸不一样,这样的骸比起学生,更像个成年人。
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暗自胡思乱想着,丝毫没有注意周围,直到六道骸突然停下来、他撞上对方的后背时,才发现天色已经黑透了,而他此时就在自己的家门口,温暖的黄色灯光从窗户中透出来,还传来了蓝波和一平的嬉笑声,仔细一听,还能听见狱寺君对着蓝波的吼声和山本在一旁打着圆场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四周只有从他家里传来的热闹声。


       “到了。”六道骸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,敲了敲墙壁上的“沢田”二字,“打开门,里面就是你家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有些茫然地走到自己家门口,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,觉得这一切仿佛都只是个梦。

       他不知道为什么,明知道他的手只需要轻轻向下一压,他就能打开这扇门,结束这个可怕的梦境,他却迟迟做不到。
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呢?”他猛然回过头,“骸,你现在要回去了吗?和他们一起跨年?可是今晚库洛姆要和京子他们出去,你现在是要回去和犬、千种他们一起跨年吗?”

       他眼里的六道骸仿佛被他这个问题吓了一跳,顿了下才回答他:“啊,没错。彭格列你是在多管闲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看着他嘲讽的笑容,不知怎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无名火,他冲到六道骸面前,笃定到:“你是在骗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因为身高的缘故,他只能抬着头看六道骸。


       “真是出乎我意料啊。”六道骸最终还是在他的注视下叹了口气,说,“原来你的超直感在这种时候也有用吗?”


       他承认了,承认他在骗我。沢田纲吉明明还在生气对方的欺骗,可等六道骸真的承认后,他反而不知道为什么,一点气都生不起来。他沉默着,直到寒风吹过,把他的围巾下摆糊在他的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好尴尬啊!他连忙把围巾扯下来,却意料之外地看见六道骸的轻笑,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两个人,就在寂静的街道上、冰冷的寒风中、热闹的房门外,面对面地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六道骸帮他理了理他乱成一团的围巾,然后说:“你该进去了,彭格列。”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看向这时的骸,他的眼角还残留着一点点的笑意,不是平时那种冷淡、嘲讽的笑容,而是真正的、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“骸......你,你要进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六道骸没有说话,他转过身,准备离开沢田纲吉的家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那句话一出口沢田纲吉就知道自己说了蠢话,他看着六道骸离开的背影,心里一横,冲上去拉住他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有个地方!”他听见自己大声说,“有个、有个很适合看烟花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他紧紧握住六道骸的手,感觉着对方手掌冰冷的温度逐渐带上自己的暖意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这种时候就算去了又能怎样呢?一个人都没有!更不会有烟花!

       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办,他总觉得,如果这个时候让六道骸独自一人走掉,他和骸之间可能就有什么东西永远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就、就算现在我们两个被困在这里,但肯定会被放出去的!”他胡乱地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,“总、总之,先过去了,一定可以看见烟花的!”


       他看向六道骸愕然的面孔,用着坚定的语气说着根本不太可能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他埋下头,简直想把自己塞进地缝里。

       可能过了半分钟,也可能是更久,时间的流逝都仿佛失去了意义,他终于听见六道骸的声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他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一瞬间,他抬起头,不可置信地看向对方。六道骸的表情没有变化,可沢田纲吉就是无端地觉得他现在很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现在也很高兴,他真的非常开心,他拉着六道骸的手在熟悉的街道上跑了起来,连原本刺骨的寒风此时也仿佛变得温暖起来。他们两个人奔跑着,满屋的喧闹都被抛在了身后,满街的寂静也消失在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声中。他拉着六道骸逐渐温暖起来的手,跑过他曾经掉下去过的河堤、跑过他被吉娃娃吓到过的铁门、跑过他曾经摔倒过的台阶,夜色逐渐浓厚起来,明亮的路灯亮起。


       他带着六道骸爬上不高的山坡,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,不断的喘着气。他呼出来的热气变成白雾上升,挡在他的眼前,让他看不见此时的骸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!”他站起来,看向身边连气都不喘一下的六道骸,“骸,你一点都不累吗?”

   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的体力已经在经历过这么多之后变得不错了,看起来还是远远不够啊。


       六道骸没有说话。他定定地注视着沢田纲吉的脸庞,尔后转过头,看向空无一物的夜空。

       “啊,这个......”沢田纲吉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夜空,不由得尴尬起来,“估、估计是还没到放烟花的时间......在等一下应该就能看见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六道骸闭上眼,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诶?骸不想看烟花吗?”

       六道骸摇摇头,他重新睁开眼,说:“烟花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随着他的话音,焰火破空的声音突然响起,沢田纲吉惊喜地看向天空,在“砰”的声音后,灿烂的光芒怦然绽放在夜空中,倒映在他的眼里,烟花持续不断地燃放着,巨大的花朵在空中不断地绽开又消失在夜空里。他惊喜地欢呼着,声音却被烟花的声音完全盖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六道骸那只被他捂热的手重新拉上他的手,他惊讶地望过去,却感觉自己的眼睛被骸的另一只手轻轻捂住,自己的嘴唇上仿佛碰上了什么冰冷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烟花的声音都消失了。整个世界重归寂静,只有他和骸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嘴唇上的触感消失了,可骸仍然没有放开他捂在沢田纲吉眼睛上的手。沢田纲吉只觉得他呼出的温热气息靠向了自己被冻的通红的耳朵。

 


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。还有,作为回礼送给你的烟花。”

 


   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从温暖的被炉中醒来,他睡眼惺忪地看向四周,电视上的红白歌会已经结束,妈妈已经开始收拾桌子了,周围没有蓝波和一平的身影,可能已经睡觉了,他望向时钟,零点刚过。

       “十代目!您醒了吗!”狱寺君是最先发现他醒来的人,他随意地朝着狱寺君点了点头,看向一旁的Reborn。

       “哼,不愧是蠢纲,跨年夜都能睡得这么死,刚刚蓝波在你身上跳都没把你弄醒。”Reborn端起自己的咖啡,对着刚醒来的沢田纲吉说。


       沢田纲吉迷茫地回忆着之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“Reborn啊,那个.......”他仿佛想起什么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“你说......我做梦的时候,超直感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蠢货。”Reborn说,“当然不会有用,超直感只能用于生物,你做梦的时候哪里来的生物?就算是六道骸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“在梦里,也只是精神体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那.......不会吧......”他不可置信地用手蒙住自己通红的脸,终于意识到自己在梦里的奇妙预感源自何处。


——END

断网是产粮第一源动力(。

怕自己文笔太烂各位看不懂......稍稍解释下,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口是心非的骸君所编造的梦境,他本来就是自己一个人呆着觉得无聊恰巧纲吉又在睡觉,所以想捉弄一下胆小的纲吉君(真是恶趣味呢骸君

但是看着吓坏的的纲吉自己又忍不住跑出来了(

所以这就是骸君不会大喘气的真相!都在自己搞的梦里了怎么能做大喘气这种破坏形象的事呢!

文末祝大家新年快乐!2019也要继续喜欢骸纲!就算到9102年也还要继续喜欢骸纲!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9 )

© Ran | Powered by LOFTER